您的位置: 湖南省澧县职业中专学校 >> 兰蕊飘香 >> 学生风采

父爱深深

  文章作者:糜家萍浏览次数:7571发布时间:2013/4/14 10:05:28 

    编者按:本文荣获第九届全国中职学生文明风采大赛“感恩的心”征文二等奖。

    印象中,我好像从未真正理解过自己的父亲,只知道他那双眼里藏着深沉,也装满了无处不在的严厉。小时候,大多只懂得父亲的严厉。虽说是女孩,我也淘气,每逢做错事,回到家就变得乖乖的,还象征性地干点家务活,但父亲那厚实的巴掌还是毫不留情地落在了我的屁股上,自尊心极强的我总是泪水涟涟。

    因贪玩而忘了家庭作业也是有过的。记得有一次又向老师撒谎,说头天晚上感冒发烧,妈妈让我早点睡哒。后来不晓得谎言是怎么被老师揭穿了。“还像个班干部吗?”班主任一发火,父亲就被“请”到了学校。我是真的怕了,没等天黑,早早地钻进了被窝,可心里头盘算着怎样扯个理由躲过这一关。那一夜,风呜呜的吹,门吱吱的响,我哪里睡得着觉,老是留心门外的动静,担心父亲回来哒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才迷迷糊糊入睡了。

    半夜里,父亲将我从被窝里拉出来,一脸怒气,吓得我“哇”的一声哭了,把早就想好的理由忘了个九霄云外,只好老实地承认了错误。父亲脸色发白,眼里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失望与心疼。后来,父亲叨叨絮絮说了一大串道理,我也记不清了,只记得父亲那宽大的巴掌终究没落在我的屁股上。以后,我再也不敢撒谎了。

    其实,父亲也是一个可亲可敬的人。记忆里,我觉得父亲好高啊,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居然能看到邻村的人家,拿着树枝,我在父亲的肩上乱喊着,感觉自己像个女皇。印象中,父亲顶着烈日在田间劳作不忘将唯一的斗笠留给在田埂上玩耍的我,为了生病中的我不顾路远为我买来好吃的锅饺,为我剪橡皮筋,给我讲故事……父亲的爱不像母亲那么细腻,温和,严中带爱,就像早春的风冷而不寒。

    春去了,冬又来。岁月走过厂一载又一载,带走了父亲的魁梧,带走了父亲的年轻。在父亲的浓浓绿荫之下,我走过了十七个春秋。面对父亲,便不再有儿时的敬佩。在我眼里,父亲是一个古板的人。和父亲谈话不再是洗耳恭听,喜欢用自己的“新观点”反驳父亲那似乎陈旧的看法;老爱在父亲面前大谈高尔基、巴尔扎克;大谈电脑、航空母舰;大谈《简•爱》、《花季•雨季》。还不时蹦出几句英语,用上几个新名词……父亲面对讲得眉飞色舞的女儿,不再像以前那样插进几句,而是面带微笑望着我,静静地听着,就如儿时的我听父亲讲故事一般。

    但父亲还是父亲,对于女儿,永远只是那深沉的爱。

    上了职中以后,回家的日子渐渐少了。我是寄宿生,一个月难得回家一次。每逢我回家,父亲便特别高兴,饭桌上大盘小盘,比往日丰盛得多,拉着我问长问短。但我那时总以为父亲太啰嗦,只是很不耐烦地懒懒答几句。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,我在学校集训来年的省级技能大赛,便有好几个月未回家。天气渐渐冷了,我却还穿着单衣,哆嗦得像秋风中的一片枯叶。我在心默默念着,多么希望父亲能为我送来衣物。但望望窗外那呼呼的风和绵绵的雨,失望和希望交替着——父亲大概不会来了,这么冷的天,路又不好走,但我仍不时抬头望望窗外。突然,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我的眼帘:披着雨衣,手中提着一大袋衣服,顶着风向我的寝室走来。是父亲,我心中一阵惊喜,急忙迎了出去。我接过父亲手中的衣服,触到了父亲那双冰凉的手。父亲急催着我快穿上衣服,却忘了雨水早已打湿了他的衣服。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,我抬起手,轻轻地为父亲整理好额前被雨水打湿的几缕白发。

    写这篇文章时,时值父亲45岁生日。可有一次客人问起父亲的生日,父亲竟脱口说出了我的生日,急得我在一旁大叫,父亲才想起,笑着说:“搞错了,搞错了。”我曾说过要为父亲过生日的,但远在他乡的女儿不能亲自为父亲送去祝福,只好让电台捎去一首《好大一棵树》。

    几小时后,父亲打来了电话:“孩子,今天我很高兴。”嘶哑中夹着哽咽。我接着电话,泪花盈盈,仿佛又看到了父亲那憔悴的身影。

    父亲,在女儿心里,你永远是一棵茂盛的大树,那浓浓的绿荫是女儿最好的港湾。

(指导教师 : 刘清炎)

·上篇文章:不怕苦不怕累,人生总有机会
·下篇文章:“全民学习周”活动全面启动
 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音乐校友录导航  
学校地址:湖南省澧县澧阳镇临江东路22号   邮编:415500   电话/传真:0736-3222590    招生电话:0736-3131155
网站维护:信息中心  联系方式:a@lxlz.cn    湘教QS6-200612-000952   湘ICP备10001851号    湘公网安备 4307230200022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