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湖南省澧县职业中专学校 >> 兰蕊飘香 >> 精神文明建设

古稀老人十年守护重病妻子

  文章作者:网络浏览次数:2132发布时间:2012/9/10 15:41:02 

      10年,3650天,可以让一个咿呀学语的婴儿长成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郎,可以让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生出斑斑白发。10年时间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,仅仅是漫漫人生长路中的一个阶段,可以做成许多事,完成人生的梦想,但是对于73岁的市商务局退休干部樊贞轩而言,这十年他仅仅做了一件事,就是悉心照顾中风偏瘫的妻子刘凤琴,让她恢复了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。他用十年的时间诠释了一个丈夫的责任与担当,践行了婚姻的承诺与誓言。

      一夜的变故   十年的守护

      2002年8月2日,樊贞轩至今都记得这一天。凌晨1点左右,樊贞轩被一阵乒里乓啷的响声惊醒,起身一看,老伴不在身旁,心想:老伴有起夜的习惯,会不会出什么事了?惊慌的老人赶紧跑到厕所,只见老伴刘凤琴晕倒在地,人事不省。他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,将老伴送往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  多亏抢救及时,老伴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是,专家根据扫描结果,诊断刘凤琴患上了类风湿病、高血压引起的桥脑脑梗塞。桥脑,那是中枢神经和周围神经之间传递信息的必经之地。桥脑脑梗塞,是不是非常严重?在听到最后的诊断之前,樊贞轩心里不停地嘀咕,紧张得手心都汗湿了。

      “你爱人的病可能一辈子都治不好,会终身瘫痪。”专家的一纸诊断书,让樊贞轩一下子就懵了。这一年,老伴刘凤琴才55岁。

      刘凤琴住院观察的半个月期间,生活不能自理。樊贞轩天天守在病床边,寸步不离地照顾她。刷牙、洗脸、喂饭、洗澡是最基本的工作,端屎端尿也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  “以前,我的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出差,回家后也从来不搞家务事,饭也不会做,衣服也不会洗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是妻子一手料理,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她了!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樊贞轩坦言他之前的“优越生活”,可对于照顾病床上的老伴,他的言语中透露出不可回避的责任!    当问起当年“是谁先追的谁?”老人刘凤琴一脸甜蜜。    刘清   摄

      自学成才的“护工”

      在樊贞轩家采访时,一旁的工作人员打趣地问起刘凤琴:“当年你们是谁追的谁?”刘凤琴笑而不语。在工作人员的再三追问下,她拿起活动自如的右手指了指樊贞轩,害羞地抿嘴笑了。

      当年,樊贞轩在沈阳当兵期间,经战友介绍认识了刘凤琴。刘凤琴的父母也觉得这个小伙子人品好、性格好,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十分放心。后来,樊贞轩服从部队安排,转至上海、河南新乡等地工作,刘凤琴放下教书匠的工作追随樊贞轩天涯海角的奔波。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,樊贞轩退伍回到老家常德,两个人才算是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 虽然医生的诊断像是给妻子判了死刑,但是樊贞轩一直没有放弃治疗。他抱着一线希望,天天给妻子做理疗:每天上午按摩1个小时,下午按摩1个小时,天天搀扶着她下楼梯。

      从5楼下到4楼半用了将近一个月,从5楼下到4楼又用了半个月。整整3个月时间,刘凤琴终于可以颤颤巍巍、慢慢悠悠地从5楼走到1楼。樊贞轩经常陪着刘凤琴到院子里的花坛边去晒太阳,到院门口和老同志们拉家常。

      刘凤琴是北方人,爱吃面食。出院后,樊贞轩考虑到妻子的口味,尝试着做包子、擀面条给妻子吃。本来连炒菜做饭都不会的樊贞轩,一点一点的跟着餐馆大师傅学,跟着电视节目学。刘凤琴每每吃到丈夫亲手做的包子,心里喜滋滋的。

      然而屋漏偏遭连夜雨,儿子女儿所在工厂接连倒闭,刘凤琴所在工厂破产,不仅把夫妻俩辛苦积攒的几个钱花光了,还落下一身债务。刘凤琴每天要打两针胰岛素,每针药费46元,另外每针治疗费要15元,长年累月,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樊贞轩喘不过气来。为了节省开支,已步入花甲之年的樊贞轩不得不向年轻的护士请教,还聘请附近药房的医生到家里来打针。每次打针的时候,老人就跟着医生学习。“先在离肚脐上下三指范围内选择打针的地方,用干棉球蘸上酒精消毒后再注射。”樊贞轩对妻子的打针程序背得滚瓜烂熟。

      5年前,刘凤琴遭遇了第二次中风。本来可以走路说话的刘凤琴老人又倒下了。如今,左边身体不能动弹,还患上了老年痴呆症,每天晚上因低血糖疾病要上20多次厕所,有时达到5分钟一趟。去年7月,刘凤琴病情恶化,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了7天。樊贞轩7天7夜未合眼,担心得睡不着。出院后,每隔3天要给刘凤琴查一次血糖,每测一次需要10元。“测血糖要在吃饭前半个小时,不到点不行,药的剂量也要按病情增减。”为了帮助刘凤琴测血糖,樊贞轩只得再次当起了学生,学起测血糖的方法。   他们独有的“默契”

      说起十年来的艰辛,樊贞轩一脸坦然,他淡淡地说已经习惯了。10年间,他每天给妻子穿衣、洗脚、洗澡、按摩,照顾生活起居的每一个环节。既是护工,也是炊事员,还是保姆。所有事情都是他亲自去做。

      目前,刘凤琴只能简单地说几个字,而在记者看来毫无意义的几个字,只有樊贞轩知道是什么意思。晚上他和妻子睡在一起,只要她有什么不适他就马上爬起来查看,经常一个晚上要起来二十多次。“说句老实话,我连自己爹妈都没有这么照顾过。”由于樊贞轩的细心、耐心,妻子非常依赖他,有时樊贞轩出去买菜,回来后一开门就见刘凤琴眼里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  在日常生活中,樊贞轩十分注意观察妻子的一举一动,并且和她形成了默契,知道她什么时候需要吃东西,什么时候需要休息。“嘴巴张开用手往里扒的动作,说明肚子饿了;张开嘴巴往里倒的动作,说明口渴了;用手往肚脐下指,表示要小便了;往屁股后面指表示要大便了……”10年里每一天,樊贞轩都是这么度过的。如今,妻子已经变成了老伴。

      樊贞轩与老伴刘凤琴一路走来,很辛苦,很劳累,谈起这些辛劳他却显得很平静:“一日夫妻百日恩,她在常德无亲无故,跟随我走南闯北,我不照顾她谁来照顾她,她健康的时候照顾我太多,我现在要给她还债,还她一辈子!”说到这些的时候,刘凤琴又抿着嘴笑了。

·上篇文章:学生意外伤害事故处理办法
·下篇文章:我校举行庆祝第二十八个教师节教师座谈会
 相关文章
·我校师生观看大型荆河戏《蒋翊武》 2013/3/27 9:19:20
·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基本内容 2012/9/10 14:53:51
·澧县职业中专学校青少年精神文明建设总结 2012/8/29 1:16:01
校友录导航  
学校地址:湖南省澧县澧浦街道襄阳社区屈原路88号   邮编:415500   电话/传真:0736-3222590    招生电话:0736-3131155
网站维护:信息中心  联系方式:a@lxlz.cn    湘教QS6-200612-000952   湘ICP备10001851号    湘公网安备 43072302000222号